馆内公告
 
都说距离产生美
       
发布日期:2018-04-13
浏览次数:945

马驰(天津美术馆馆长)

距离是一个玄妙的概念,在艺术史中不断地被提及,又不断地被忽略。在朦胧的遮掩中寻求通透与豁达,也是千百年来智慧文人们的思量所在,就像苏州园林里的花窗与回廊,层层叠叠的屏障与掩映,在树石、花木、窗棂间,陈设出一个个不平凡的、令人心动的即景,这都是经过计算的、机巧的、距离上的美与趣味。

这种因距离产生的美与趣味不单体现在风景中,还体现在男人与女人之间、文人与文人之间、今人与古人之间,甚至人与动物之间、人与植物之间,如此种种,便派生出比苏州园林还要精彩的人文风景。

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,既是自然风景,也是人文风景。而且,这风景也在逐渐变化。京津两地的交通距离大致在137公里左右,就是这137公里,在不同的时空下,也是充满着变数。在611年前天津设卫筑城的时候,这点路怎么也要走上一天;到了有汽车的时代,这路途就大大缩短了;绿皮火车出现以后,车程又变成了一个多小时;现在的高铁时代,路程变成了半个小时,比从北京的城南到城北的时间还要短。

回到水墨本身,也是充满了距离感的一种沟通与表达,人与笔的距离,笔与墨的距离,墨与水的距离,水与纸的距离,所有的距离都掌握在恰当的尺度,种种精彩便铺陈开来。

因为地理位置上的这种特殊的距离,也使得京津两地的艺术家们有了特殊的亲近。自民国时期开始,随着交通工具的升级,两地艺术家们开始了高密度的交流,并在思想与技艺上相互影响,以至于学界开始了关于“京津画派”的具体研究,并进一步推演了当代水墨的发展。

此次展览以京津两地的地理位置为题,意在引出一个话题,就是距离感在艺术中的变化与演进。在这个时代,其实不仅仅是京津两地,高铁与飞机把许多地域之间的距离大大缩短,短到让过去的人们难以想象;同时,网络也打开了信息传递的神奇,今天的人们,打开手机,大千世界便尽收眼底。在这个快节奏的大背景下,从古代文人慢生活中走出来的传统水墨,该向哪个方向演进呢?古人吟诗作画,多是因为大量时光无从打发,所谓“闲情偶寄”,对着慵懒阳光下的树石花木,一切都是眼前的现实,与自然也没有任何距离。而当代的艺术家们,大多是忙完了一天的琐碎应酬,夜深人静时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,努力静下心来,对着电脑照片,开始“境由心生”,这还算是勤奋的艺术家,还有更动心思的,在如何缩短创作时间上发挥了许多创造力。所以,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认为:当一种距离被缩短的时候,另一种距离必然产生——艺术家与作品之间的爱情,也难逃肉身情欲的自然规律。

我们在想方设法缩短距离的时间,或许是为了某种解脱,而事实上你会发现,消除距离并不会让你解脱,只会产生新的距离。

此次展览的天津艺术家,大多自求学时期频繁赴京考察、学习、交流,得受许多京城文脉的滋养。而此次参展的背景画家也与天津有着渊源,范志斌与彭薇曾在天津南开求学数年;买鸿钧在求学时期也曾在天津小住,对津沽艺坛多有了解;张见的作品曾在天津多次展出,并且,他的博士生导师何家英是地道的天津人,因此缘分,他在天津有着众多的同门师兄弟。所以,这些文脉上的关联正像极了京津高速上行驶的汽车,是数不清的。

这个京津两地当代水墨的作品展示,关乎未来水墨走向的生命力与营养储备,全部是具象的作品,也有着具体的指向与现实意义,但是我们以地理距离为题,再把距离的概念抽离出来,让他变成抽象,再抽象,似乎可以让我们欣慰,再欣慰。





  • 学术研究 Academic research

  • 学术活动
  • 美术馆文谈
  • 出版刊物



参观时间:09:00—16:30(16:00停止入馆)
每周二至周日免费开放,每周一闭馆
地址:天津市河西区平江道60号
电话:022—83883300



 
     
Copyright © 2017 天津美术馆 All Rights Reserved
津ICP备 12002929号-2号
参观时间:09:00—16:30(16:00停止入馆)每周二至周日免费开放,每周一闭馆地址:天津市河西区平江道60号电话:022—83883300